求是杂志社《小康》专题报道我校办学成就

  西政网迅 近日,求是杂志社主管的小康杂志刊登《一个国家的法学教育样本》《那些从这里走出的法学大家》《为“西政精神”注入新的时代活力》组稿,全面介绍学校办学历史和文化、办学特色和成绩以及在新时代的发展构想。

  全文刊登如下

《小康》杂志截图 (图片来源:《小康》杂志周刊)

  西南政法大学发展历程——一个国家的法学教育样本

  导语:作为改革开放之后第一批恢复招生的政法院校,西南政法大学的发展历程,一定程度上可以折射出中国法学教育的发展脉络,呈现出中国法治进程中的一个法学教育样本。

  走在西南政法大学渝北校区的校园里,沿途的郁郁葱葱让人印象深刻。

  毓才楼门口,有两棵大树格外茂盛,据说,它们是从歌乐山下沙坪坝老校区移过来的。老校区既是西政的发源地,也是新中国成立和改革开放以来很多法学教育者、学者魂牵梦绕的母校旧址。“十年育树,百年育人”,走过70年历程的西政,被称为中国法学教育的黄埔军校,历经几番风雨和波折,始终未丢失的,是一代又一代西政人默默坚守和传承的西政精神。

  今年11月16日至17日,党的历史上首次召开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工作会议,将习近平法治思想明确为全面依法治国的指导思想,开启了新时代法治中国建设。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的法治进步离不开法学教育工作者的努力推动。而作为改革开放之后第一批恢复招生的政法院校,西南政法大学的发展历程,一定程度上可以折射出中国法学教育的发展脉络,呈现出中国法治进程中的一个法学教育样本。

  从实务中来,到实务中去

  在中国法学教育的发展道路上,“五院四系”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词。它们是新中国成立后建立的5所政法院校以及4所大学的法律系的简称。它们代表着中国法学教育的最高水平,对中国法制发展与法治建设具有重大影响。“五院”分别是:北京政法学院(现中国政法大学)、西南政法学院(现西南政法大学)、西北政法学院(现西北政法大学)、中南政法学院(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和华东政法学院(现华东政法大学);“四系”分别是:北京大学法律系、人民大学法律系、吉林大学法律系、武汉大学法律系,现在均已改为法学院。在这份名单中,拥有70年历史的西南政法大学举足轻重。

  西南政法大学诞生于烽火方歇的年代,前身是1950年建立的西南人民革命大学。1953年,西南政法学院在歌乐山下、烈士墓旁挂牌成立。经历了“文革”十年,1977年,中共中央批准西南政法学院在全国政法院校中率先复办。

  1978年,西南政法学院以改革开放后首批全国重点大学的身份,成为当时政法院校中唯一恢复高考招生的学校。当年全国法律专业招生仅有729人,其中西南政法学院就招收了424人。

  恢复高考招生后的首批学生、78级校友们津津乐道的,是被称为“稀烂政法学院”的校园和人生经历“五花八门”的同学。那一年,西政招收的学生中,有的当过兵,有的当过工人,有的在机关工作过。西政80级校友、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原所长李林回忆,在1980年进入西政前,他当过十年的工人和战士,还上过战场。

  不论是烽火方歇的上世纪50年代,还是百废待兴的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务实都写进了西政的基因里。这一点,在西政的师生身上,也得到了极好的传承。

  在距离西南政法大学渝北校区30分钟车程的一个茶馆里,《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见到了80岁的西政老教授、我国著名的诉讼法学家徐静村。他穿着深灰色呢料中山装,戴着礼帽,思路清晰,就着一杯清茶侃侃而谈。

  徐静村4岁上私塾,从此开启“学霸”模式,10岁成为孤儿,半工半读,于1963年从当时的西南政法学院法律系毕业,此后在公安刑侦一线工作多年,并在西政复办招生后的第二年,来到西政执教。徐静村为国家培养了大批法学人才,是迄今为止全国法学界唯一一位两次获得全国优秀博士论文指导教师奖的博士生导师。

  在西政执教后不久,徐静村在研究生中开设“古代诉讼制度”课程,使学生从历史角度全面了解诉讼制度的发展与政治、经济、文化乃至道德、宗教、伦理观念、社会意识、价值取向诸种因素的联系,“让他们有一个很长的空间去理解历史,有一个比较广的宽度去理解世界”。为了上这门课,徐静村查阅大量文献,讲稿达60多万字。作为我国诉讼法学专家,他前后三次参与刑事诉讼法的修改,而这种难得的偏实务的课题,他也会带着学生一起去完成。为了完成课题,他曾带着学生到十几个省份去实地调研。

  胡尔贵是西南政法大学刑事侦查学院的院长,1997年从西南政法大学研究生部诉讼法专业毕业后,曾在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工作7年。2004年,在西政搬到渝北校区后,胡尔贵回校执教。参与多年一线刑侦工作,胡尔贵非常懂得将实务和教学相结合。2018年,西政成立了国家安全学院,胡尔贵是院系带头人。西政国家安全学院以实验班的形式,为新时期国家安全系统培养复合型人才。在这个过程中,胡尔贵遇到了不少阻力,但他凭着一位老公安多年的经验,认为这件事是值得的,也是有意义的。

  西南政法大学2019级法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梁逸秋在西政学习的感受是非常充实,研究生第一年,所有同学都需要去法院、检察院、律师事务所等地方实习,“白天实习,晚上上课,我们一天的安排非常充实”。

  西政的很多毕业生在走入社会后,也纷纷走上了公检法等领域的实务舞台,展现着他们的风采。

  质疑和思辨,西政之魂

  采访李林是在北京,位于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大楼的办公室里。作为两次走进中南海担任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的主讲人,这位知名法学家谦逊有礼、满腹经纶而又精神饱满,他的办公室里,最多的就是书。

  李林将他的人生经历概括为“四个十年”,考入西南政法学院法律系,开启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第二个十年。在西政建校70周年庆祝大会上,李林言辞恳切地说:“在西政的学习经历,为我的人生带来了一次脱胎换骨的转变,使我走上了法学研究的道路。”大学四年,给李林灵魂最大震撼的是大三时在绵阳的法律实践。他为一个就要被判处死刑的人辩护,法院的书记员偷偷告诉他,“死刑判决书都打印好了,这个案子没什么好辩的。”但他还是从中发现了疑点,最终使被告人判了死缓。“这使我第一次感受到法律带给自己灵魂的震撼,从此沉醉其中,乐而忘返。”因为在西政时期打下的扎实根基,李林在进入中国社科院读研之后,一鼓作气读到博士,成为国内颇有分量的法学家。

  在西政学习期间,梁逸秋对曾经旁听过的一堂“双师同堂”课记忆犹新,两个老师在同一个课堂上,就一个话题抛出不同法学派的观点,底下的学生也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支持的观点进行辩论。梁逸秋形容这种感觉像“围观神仙打架”。

  西政历史上就有“双师同堂“的传统,作为西政思辨文化的代表,一直传承至今。

  西政78级校友张建田在其所著的《歌乐年华》中回忆,“质疑和思辨”的传统教学特色,至少从78级就已经很鲜明了。“当年给78级上课的老师们,由于大多具有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脑壳子里装的故事较多,往往喜欢通过案例和现实问题启发同学们的思考和学习。课堂讨论便是78级学习生活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风景线。”在西政的讨论课上,经常是唇枪舌剑、刀光剑影,火药味十足。

  据张建田回忆,1980年底,西政刑事诉讼法教研室组织78级各班陆续举办模拟法庭,同时提供案件材料和卷宗,案例是“原汁原味的”。“这可能是当时我国法律院校(系)首次开设的教学实践模式。”

  西南政法大学渝北校区的笃行楼里依然保留着模拟法庭。在这里,举行了一届又一届辩论赛,也举行了一次又一次法庭审判的演习。这种实务和思辨相结合的模式,是西政始终坚持的教学方式,也为西政的学子们提供了可贵的精神涵养。

  西政校友办主任王群从西政毕业后,留在了西政工作,她对这种西政文化感受颇深。“西政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举行了天伦杯辩论赛,从辩论赛这个载体发端,以辩论、辩证文化涵养出来的西政学子的身上,有一种明辨是非、追求真理的精神,以及在论辩中寻找很多理论的支撑,激发求知的热情。”王群认为,这种涵养对西政学生毕业后,从事法律等相关工作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

  “善辩”的西政学子,近年来也取得了不少成绩——西政学生辩论队曾在世界华语辩论锦标赛、全国学生“学宪法讲宪法”大学生辩论赛、全国WTO模拟法庭竞赛等活动中屡获冠军。

  “西政精神”,紧随共和国法治发展脉络

  一般大学都有校训,而西政是少有的在校训之外,还特别拥有“西政精神”的院校。它一共是四句话16个字:心系天下、自强不息、和衷共济、严谨求实。西南政法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付子堂是一位“老西政人”。他1981年考入西南政法学院,是著名的“新四届”(1978级至1981级)中的一员,取得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学位后在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工作一年,又回到母校任教,这一待就是20多年。连续几年,每一年毕业典礼上,付子堂会把“西政精神”中的一句话送给学子们。就这样,“西政精神”的精髓像蒲公英一样,被一届又一届学子带出去,落在祖国各地。

  西政人烂熟于心的“西政精神”,到底如何理解?据《西南政法大学校史(1950-2020)》记载:位于歌乐山下、嘉陵江畔的西南政法学院,自设立之初便是法学重镇,学院教学规范、制度严谨,不断探索新中国早期的法学教育模式。书香弥漫的西南政法学院成为新中国法学教育的新风景。

  即使在艰难岁月里,西政师生们也没有放弃自己身为政法专业人才的社会价值:1974年8月至1975年12月,处于停课待命阶段的西政,先后派出两批共150多人,到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省公安厅、省政法党组、成都市公安局等单位协助工作;1975年,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新宪法后,西政组织教师撰写文章,外出宣讲新宪法。

  西政的很多教师和从这里走出去的学子,除了是法学教育者、法学工作者,也为推动我国法治进程贡献了力量。比如徐静村,他数次参与刑事诉讼法的立法工作,并以他的专业精神和家国担当,提出了不少建设性意见。说起“西政精神”,徐静村感受最深的,一个是艰苦创业的传统,另一个就是担当精神。“西政身上有从延安带来的革命精神。”

  除此之外,西政还具有自强不息、逆境崛起的奋斗精神和和衷共济、团结协作的集体意识。数次创业,逆境中求生存、求发展,在艰苦的条件下或艰难的岁月里,西政犹如它所在的山城重庆这座城市一样,给人的感觉始终是乐天、坚韧。每当困难来临时,西政师生都习惯抱团取暖。

  作为中国法学教育的典范之一,西政偏居西南一隅,并不具备先天的地理优势,历经几次波折,后天命运也可谓多舛。但在家国情怀、逆境崛起、团结协作之外,西政最根本、最硬核的还是它严谨求实、知行合一的文化品格。这样的品格,使它治学严谨、推崇思辨、重视实务,为国家和社会输送了一批又一批法学精英。这样的风骨和底蕴,陪它走过了70年。

  在西政渝北校区勤业楼前,有88级校友于2012年捐赠的一棵树龄800年的银杏树,校友们写道:“其雄健虬劲,历经几世几劫,傲视风霜雨雪;其枝繁叶茂,见证沧海桑田,无愧历久弥新!”西政校友办主任王群介绍,校友们把这棵古银杏树从深山里买来,移植到母校校园。这个举动,或许不只是给母校捐了一个景观,而是更深层次地表达了他们美好的愿望:“愿母校如此树生生不息,千年传承,万古长青!”

  在西政今天的校园里,有不少校友们捐赠或亲自种的树,其中不乏国内法学精英的“手笔”。这些树和这些故事,伴随着西政的历史一起,已然成为“西政精神”的一部分。

  “西政70年攻坚克难、负重自强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的奉献史,一部坚守中国法学教育的奋斗史,一部西政人投身法治事业的创业史。”2020年9月20日,在西南政法大学建校70周年庆祝大会上,付子堂的这段致辞,似乎可以为西政的70年,写下一个注脚。

  (《小康》·中国小康网 记者 简宏妮 重庆报道)

《小康》杂志截图 (图片来源:《小康》杂志周刊)

  为“西政精神”注入新的时代活力——对话西南政法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付子堂

  导语:西政要建成在全国全球有重要影响的高端法治及社会治理人才培养基地,全面深化人才培养模式改革,培养既具有家国情怀,又具国际视野、符合时代需要的优秀人才。

  “法之理既在法内,更在法外。我们需要行万里路,经万件事,从沸腾的法律生活中汲取丰富的营养,将‘生活中的法’同‘书本上的法’理性地结合起来。”这段话印在付子堂所著的《法之理在法外》一书的封面,阐述着这位法学教育者关于“法”的理念。

  作为西政81级学生,付子堂的法律学术生涯从西政出发,再回到西政,成为这所中国法学法律人才的摇篮的掌舵者,已经超过10个年头。

  培养怎样的法律人才?这是付子堂始终在思考的问题。

  “78级神话”留下哪些启示

  《小康》·中国小康网:西南政法大学是中国法学法律人才的摇篮。有人评价,西政的“新四届”(1978级~1981级)是中国法学教育的成功典范,他们的学术或政治成就对中国法治进程产生了重大影响。我们知道,付校长是西政81级学生,也是西政“新四届”的代表。您如何看待这一“西政现象”,西政为何可以涌现出众多法学大家?

  付子堂:西南政法大学有两张靓丽的名片,一张是“西政精神”,一张是西政校友。1978年,西南政法学院以改革开放后首批全国重点大学的身份,成为当时全5所政法院校中唯一恢复高考招生的学校。当年全国法律专业招生仅有729人,其中西南政法学院首次以“绝密专业”招收了来自全国各地的424名学子。

  那时候的西南政法学院可谓满目疮痍,百废待兴,就是在这种极端艰苦环境中,却走出一大批优秀人才。每当听到社会上议论“西政现象”“西政精神”时,我都会不由地想到群星闪耀的78级,并思考这样一个问题:78级师兄师姐们的“歌乐岁月、青春年华”,究竟给我们留下了什么有益的启示?

  一是心系天下,志存高远。西政78级学生有一个共同特点:经历过“文革”的磨砺,绝大多数同学上大学之前,都已在农村、工厂、军营等基层单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考验。特殊的成长经历,使他们有着对国家命运的深深忧患意识,具有独立思考、求真务实的可贵品格。他们热爱专业,利用各种机会深入社会实际,紧密结合课堂学习,使知识不断得到扩充,理想不断得到升华。

  二是博学广识,与书为友。78级绝大多数同学在上大学之前,没有赶上读书的好时光,但在西政4年的学习中,他们始终如饥似渴地博览群书,珍惜分秒,不敢懈怠,甚至烈士墓、歌乐山、铁路旁,无一不是他们学习的课堂。

  三是恩师情厚,如父如母。西政一直有尊师爱教、师生关系融洽的优良传统。当时,教学用的是三段式模式:启发—指导—讨论,由此学生和老师之间形成了浓厚的学术讨论氛围,甚至连课间10分钟老师都会细心解答学生的提问。老师们在传授知识的同时,更以一颗慈父慈母般的心,给予学生无限关爱。重庆是著名的“火炉”,盛夏炎热时,老师们会给参加期末考试的学生们带去冰棍和自己亲手做的绿豆汤。“绿豆汤”,如今已经成了78级同学最为熟悉的表达西政师生情的一个代名词。

  四是学术开明,思想活跃。当代著名的法律文化学者、西政78级梁治平师兄说过:“我的大学之所以无愧于大学之名,是因为她保有一种开放、自由和平等的精神,我曾经在这样一种精神氛围中学习和生活,在其中成长,了解世界,认识自己。”

  西政78级是群体性成功,而成功的背后留给西政历史的,就是“西政精神”。他们与当代中国最伟大的改革开放时代一同起步,与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法制的进程一路前行,与凤凰涅槃后的西政恢复重建休戚与共,他们演绎着精彩,取得了整体性成功,创造了“78级神话”。

  带着“西政气质”建功立业

  《小康》·中国小康网:“西政精神”是“心系天下、自强不息、和衷共济、严谨求实”,您如何理解“西政精神”?在您看来,它在如今的时代具有哪些意义?

  付子堂:西南政法大学是一所洋溢着精神特质的大学。据我所知,全国现有的数千所高等学校中,有校训的比比皆是,但提炼出独特精神的大学屈指可数。风雨山城,孕育了西政砥砺前行的校训——博学、笃行,厚德、重法;钟灵毓秀,凝练了心系天下的西政师风,自强不息的西政学风,严谨求实的西政教风,和衷共济的西政校风。一以贯之的师风、学风、教风和校风,熔铸成生生不息的“西政精神”。

  我在每年的毕业典礼上都会送学生们“西政精神”,让他们带着“西政精神”走向社会和未来的人生。“心系天下”意味着宽阔胸襟、责任担当,“自强不息”意味着成长根基、发展动力,“和衷共济”意味着相濡以沫、同心协力,“严谨求实”则体现了一种为学原则、一种做事态度、一种做人品格。

  2020年5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终于正式颁布。这座中国法律史上的光辉里程碑,是无数法律人历经数十年的努力所铸就的。其中就有我校的资深功勋教授,被誉为“当代民法活化石”的金平老先生。66年前,金平老师与民法结缘,从此立志为中国民法事业发展奉献一生。他曾三度参与民法典的起草,到今年民法典颁布时已98岁高龄。金平老师的“西政故事”,很好地印证了知行合一的真理性——既要志存高远,更要奋发行为;别怕路远,要不停地走,脚下就是光明的未来。可以说,金平老师是“西政之士”的杰出代表。

  我希望,从西政走出的每一位“西政之士”,都能带着“西政气质”去建功立业,都能永远保持奋发行为之高远志气、奋力作为之无畏勇气、奋勉修为之赤子心气。

  我深信,在新时代新征程上,全体西政人必将知危图强,更加攻坚克难,更加奋发作为,使学校的红色基因不断焕发出无限生机,为“西政精神”注入新的时代活力,使西南政法大学这块金字招牌更加熠熠生辉。

  《小康》·中国小康网:您希望来到西政求学的学子们,在西政学到什么?您对于他们走入社会又有着怎样的期待?

  付子堂:西南政法大学是一所饱涵着文化底蕴的大学。当年,教育部评估专家曾高度肯定我校的两大办学特色,即务实教育和论辩文化。进入新时代,论辩文化正在转型升华,融入了说服与包容的新内涵,体现着共商与共享的新理念,散发出理性与平和的新光辉。对于新一代西政人,我希望学生们能从人类交流的大视角出发,掌握说服技能,善于换位思考;学会以理服人,实现沟通与交流的良性发展。

  人类第一部较为系统的法学教科书,是东罗马帝国皇帝查士丁尼下令编撰的《法学阶梯》。重庆处处梯梯坎坎,大家在山城学以成人,最与“阶梯”有缘,应当更加深刻地认识“大学三阶”,即大学的三个阶段。本科生阶段是“初阶”,重在积累知识;硕士研究生阶段是“进阶”,重在运用知识;博士研究生阶段是“高阶”,重在创造知识。

  我希望每位西政学子走出校门后,都能成为“西政精神”的一颗种子,在祖国的各个角落,落地扎根、发芽成长,在“西政精神”的雨露滋润下,花开四时、生生不息,尽显坚韧不拔之志。

  西政的三次创业

  《小康》·中国小康网:翻看西政历史,就是一部不断的创业史。在时代的进程中,一次又一次的创业背景是什么?

  付子堂:西政历史上经历了三次创业。1950年初,在邓小平、刘伯承、贺龙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关怀下,西南军政委员会报请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批准,创办了西南人民革命大学。1953年9月20日,以西南人民革命大学政法系为基础,合并当时的四川大学政法学院、重庆大学法学院、云南大学法律系、贵州大学法律系、重庆财经学院法律系,在歌乐山下、烈士墓旁挂牌成立西南政法学院,原东北抗日联军第二路军总指挥周保中担任西南政法学院首任院长。众多革命前辈,夯实了西政第一次创业的牢固根基,也注入西政鲜明的红色基因。

  1966年至1976年“文革”期间,学院被迫一度停办。1977年5月23日,中共中央批准西南政法学院在全国政法院校中率先复办;1978年2月18日,国务院批准西南政法学院为全国重点大学。这标志着西政第二次创业正式开启。1995年4月12日,经国家教育委员会批准,西南政法学院更名为“西南政法大学”。

  2002年,渝北校区启用,标志着西政开始进行第三次创业。2003年,学校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为全国首批法学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权单位;2007年,法学专业成为国家级特色专业建设点。2012年8月,学校成为全国首批卓越法律人才教育培养基地;同年10月,成为教育部与重庆市人民政府“部市共建”高校。2017年12月,在教育部第四轮学科评估中,我校法学一级学科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高校的法学并列全国第二,共同入围A级学科。这也是重庆市所有高校、所有学科中唯一入围A级的学科。

  2019年12月24日,我校法学专业入选教育部一流本科专业建设“双万计划”,获评为首批国家级一流本科专业建设点。2020年,我校经教育部批准,新增“新闻学+法学”“法学+工商管理”和“法学+英语”3个双学士学位复合型人才培养项目,面向全国招生。我校是西部首个获批该项目的高校,呈现了法学风格卓立、学科多元发展的新格局。

  培养怎样的法律人才

  《小康》·中国小康网:在西政70周年校庆大会上,您提到,要从国家战略和区域发展需要出发,从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需要出发,继续强化西政办学特色,着力培养务实人才。为了实现这一宗旨,西政在培养人才和学科建设等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付子堂:我们要不断寻求新的学科增长点,形成新的发展支点,打造法学一流学科高峰,推进新闻传播学、政治学学科、国家安全学科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等高原建设,构建高峰、高原协调发展学科体系,深入实施法学一流学科巩固工程、新闻传播学学科强基工程、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权点培育工程、新兴交叉学科提升工程、学科创新团队品牌工程,以学科建设带动人才培养、师资队伍、科学研究、国际交流等联动发展。

  我们要进一步建成在全国全球有重要影响的高端法治及社会治理人才培养基地,全面深化人才培养模式改革,培养既具有家国情怀,又具国际视野、符合时代需要的优秀人才。

  我们要进一步创新“大科研”工作体系,在习近平法治思想的指引下主动融入推进全面依法治国的时代大潮之中,聚焦多学科高度融合团队建设、高水平学术成果培育、高层次重点基地建设和国家高端智库建设,形成“崇尚学术、潜心问道”的良好学术氛围,铸就优势与特色并举的“西政品牌”。

  我们还要进一步拓展国际交流与合作,提升师资队伍建设、人才培养国际化水平。大力推进国内法治和涉外法治统筹建设。衔东盟而辐射寰球,拓丝路以遍播法音。

  《小康》·中国小康网:新时代的法学教育究竟要培养怎样的人才?

  付子堂:2019年3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召开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上强调,新时代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要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贯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落实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坚持教育为人民服务、为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服务、为巩固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服务、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扎根中国大地办教育,同生产劳动和社会实践相结合,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努力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

  2020年11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坚持建设德才兼备的高素质法治工作队伍,推进法治专门队伍革命化、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确保做到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法律。

  政法院校要牢固树立习近平法治思想在高校法治人才培养中的指导地位并贯穿始终,具体来说,就是要推进习近平法治思想落实到法治人才培养的全过程、全方位和各领域。“四化”不仅是总书记对法治专门队伍的最新要求,也是政法院校新时代法学教育的人才培养目标。今后,学校将把习近平法治思想的理论内涵和思维方法应用到教学理念、课堂教学、实践教学各环节,努力培养德才兼备、德法兼修的高素质法治人才,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法治事业的接班人,为推动法治中国建设作出西政贡献。

  (《小康》·中国小康网 记者 郭玲)

  

《小康》杂志截图 (图片来源:《小康》杂志周刊)

  星光熠熠“新四届”:那些从这里走出的法学大家

  导语:70年来,西南政法大学为国家培养了各级各类人才达到30多万。特别是星光熠熠的“新四届”,他们的学术或政治成就,对法治中国建设产生了重大影响。

  有人评价,西南政法大学的“新四届”(1978级至1981级)是中国法学教育的成功典范,他们的学术或政治成就,对法治中国建设产生了重大影响。70年来,西南政法大学为国家培养了各级各类人才达到30多万,是全国培养法治专门人才最多的高校。著名法学家、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朱苏力在其所著《从法学引注看中国法学现状》一书中,曾经开出一张国内法学学者“大名单”——近乎一半出自西政。

  地处当时经济文化不发达的西南山城重庆,在百废待举的年代里,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下,何以培养出一大批优秀的人才?

  星光熠熠“新四届”

  1982年6月,西南政法学院胡光院长为即将毕业的78级校友题词寄语:“四年寒窗友,今朝难分手。好自为革命,但愿人长久。”34年后,西政78级毕业生张建田著书《歌乐年华》怀念西政生活。他在其中写道:“让已逝的胡光院长感到欣慰的是,昔日同学册上的众多名字逐一念来,足以叩响中国政法界、法学界的传奇之音。”

  从1978年到1982年,是西政历史上一段艰苦而又辉煌的岁月。“文革”十年,中国的法学教育几乎空白,政法系统出现了人才的断层。到了1978年,西南政法学院在全国政法院校中率先恢复招生。幸运的是,虽然十年没有招生,但西政的师资力量却奇迹般地保留了下来,原校的90%教师留校继续任教。而在那一段岁月入校或成长起来的西政“新四届”,占据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法律法学界的半壁江山。

  据《歌乐年华》记载,现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78级校友周强,录取当年从老家湖北黄梅县出发,结束了在独山公社周边大队的两年知青生活,从鄂东农村来到山城重庆,进入西南政法学院法律系学习。

  比周强低两届的80级校友李林,入学之前已当了十年的工人和战士,在他的手机里,一直保存着当年入校时的照片。李林将西政四年时光看作人生当中重要的命运转折,“西政的同学,毕业后主要是三个大的出口,从政、从事教学科研、当律师,每个人的路径不一样,每个人后来的发展到目前的结果不一样,但是我认为,西政精神、西政的传统、西政所给予每一个学生的那种支持和法律素养,对于每一个西政人后来的成长和发展都是奠基性的。”

  李林1984年从西政毕业后,考上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法学硕士,后来又一气呵成读到博士。1999年,李林成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2005年12月至2017年12月,李林担任法学研究所所长。同时,他还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

  2003年和2018年,李林两次走进中南海,成为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的主讲人。值得一提的是,在法学界,在中南海做过两次讲座的人可谓凤毛麟角。

  西政和中国社科院是李林学习和研究法学的两个重要阵地。他认为两者之间也有很多相通之处,比如都立足中国国情展开法律研究工作,导师都开明开放,鼓励学生超越自己、批判自己,都关心政治和大局,能把国家大事和法治联系起来。进入中国社科院后能在学术上“如鱼得水”,李林认为离不开西政时代形成的扎实的专业知识、刻苦精神和严谨方法。

  西南政法大学现任校长付子堂是西政81级学生,他还记得大学期间最常做的两件事就是泡图书馆和跑步。几乎每天早晨,他们会从歌乐山下老校区出发,一直跑到白公馆、渣滓洞,再跑回来。因为地处偏僻,加上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恋爱条件不具备。于是,读书、跑步和思考就占据了大学生活的绝大部分时间。

  在西南政法大学70周年校庆专题画册里,赫然印着一句话:“今日我以西政为荣,明日西政以我为荣”。对西政来说,这并不是一句口号。西南政法大学名声鹊起,与当年一批毕业生陆续登上政界、法律界高位有关。在2018年的全国“两会”上,西南政法大学有53位校友出席。尤其是78级校友,堪称群星璀璨: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周强,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李少平,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景汉朝,全国政协委员胡泽君,中国法学会党组成员、副会长兼秘书长张鸣起,以及中国法学界堪称翘楚的学者尹田、梁治平、王卫国、蒋庆、顾培东、龙宗智……有人称之为“西政现象”。其实,西政人不但在政界、法律界熠熠生辉,在中国各地的一线基层法治工作队伍中,也遍布着西政人的身影——优秀检察官“莎姐”梅玫、大山深处的“溜索法官”王威、藏区贡觉县监委科员朱丽……作为全国培养法治人才体量最大的政法高校,西政学子正以默默奉献的“小我”书写新时代法治建设的“大我”,铸造着新时代的“西政现象”。

  向法学泰斗们致敬

  2020年5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这是新中国历史上首个以“法典”命名的法律,承载着几代立法者、法律工作者乃至亿万人民的梦想。今年98岁的西政老教授金平得知消息后兴奋不已,称自己“此生再无遗憾了”。金平教授是目前唯一健在的参加了我国第一、二、三次《民法典》起草的专家组成员,被誉为“当代民法活化石”,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金平法学成就奖”,被称为中国法学界的“诺贝尔奖”。

  从1954年起,金平先后三次参加全国人大常委会组织的民法起草工作,为《民法通则》的制定与传播做出了历史性贡献,是新中国民事立法的亲历者、新中国民法学研究的开拓者、新中国法学教育的推动者和西南民商法学科的奠基人。金平一生从教,桃李满天下,他的一些学生也参与了本次民法典草案编撰工作。

  金平强调“天下之事,不难于立法,而难于法之必行”。在民法典审议之前,学生们给他打电话,他在高兴之余也会马上跟他们说,“你们的任务还很重。”他期待今后在全面依法治国的过程中,用好这部法,更重要的是将法治精神,传导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形成全面依法治国的有序环境。

  同样和金平一样在西政从教、从西政退休,深入参与过中国法治进程的,还有曾任西政副校长的徐静村。徐静村带领学生三次参与撰写刑事诉讼法建议稿,为推动刑事诉讼法的修改提供了重要的专业性建议。

  2020年9月20日,在西政建校70周年纪念大会现场,11位老教授在青年师生的陪伴下进场,其中包括98岁的金平、85岁的邹明理、84岁的吴光辉、81岁的左开大、80岁的徐静村、79岁的文正邦......这些年逾古稀、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和70岁正青春的西政,都是中国法治进程中重要的建设者。

  《歌乐年华》作者、西政78级校友张建田回忆:“大学四年,毫不夸张地说,每逢节假日,我几乎都是在老师家里度过的。”在采访中,很多西政师生都有这样的记忆。直到如今,每年除夕,西政党委书记和校长都会轮流陪留校的学子过年。西南政法大学校友办主任王群介绍,西政的学生有几个特点,其中就包括入党积极和热衷寒暑假留校。整个暑假期间,在校生两万多人,留校的经常高达5000多。西政的校园和老师,对一代又一代西政学子来说,是一个像家一样温暖、像殿堂一样神圣的地方,温情、刻苦、讲政治、求上进。这样的校园就算几经风雨,仍会学术灿烂、人才辈出!

  (《小康》·中国小康网 记者 简宏妮 重庆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