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西政网 »  新闻网 »  推荐阅读

王安白在2019年新春茶话会上的发言

作者:来源: 发布时间:2018-12-29 19:07

  我想起了1999年,当时我们第一次参加全国比赛,在上海,当时还是坐飞机去的,去了以后我们就在说我们当时在重庆很有名,可到了那以后没有一个知道西南政法,后来有一个说“西南政法我知道,在成都”,这是离标准答案最近的。去年我应邀到台湾做评委,桃源机场下了飞机,走出来时有大学生举牌,我说西南政法,他说哎呀西南政法厉害,没想到我们影响已经跨越了台湾海峡,真的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所以那一年很有纪念意义。那次比赛我们输了,输了以后就坐火车,而且到了晚上那列车刚好是停在没有灯的地方,在没有灯的地方打开车门迅速离去,那次比赛是我们第一次比赛,也是第一场失败,第一场失败奠定我们后来胜利的基础,那次比赛我们诞生了第一辩手。

  当年确实很好,把我们西政的形象树立了起来,所以当时讲确实是历历在目。我想起来我们第一次比赛的时候,我们这次代表重庆获第三届全国学生“学宪法 讲宪法”大学生辩论赛总冠军的比赛中有一个婴儿出生几个月,十几年以后该是一个好汉,代表重庆市获得了冠军,还有一个我们学校第一个00后辩手,9月份入校,10月份就比赛,所以这次比赛的意义上在于,同我们以前比赛不一样,以前我们代表学校,这次代表重庆市,当时市教委找我做教练,我很犹豫,但是考虑没几天我就做了,因为想尝试一下。当时我们学校参加选拔赛我们的代表队不是重庆最好的,最好的是人文科技学院,当时建议我在里面选优秀的,我说不行,要么我在西政代表队,要么不做教练。因为我比较熟悉西政的代表队,到了比赛现场因为我们抽签的运气特别不好,33支队伍,16场比赛,哪个运气好就多抽一支,结果我们抽上了,我们一轮打的两场,这次比赛我已经把他们研究透了,所以我这个叫做论辩思路战略。我们比赛的时候每一场比赛都有人只拍我们的视频,第一场比赛对的山西的代表队,当时山西四个女生让我们代表队的三个男生很紧张。后来我们都是4:1战胜对手,这次比赛在我们学校、大陆包括海外,影响都很大。

  有一点我们论辩文化的那么多东西能不能整理出来,变成文本的东西,到时候你拿去给别人看也好,因为我们讲解一大堆,实际上都没有形成文本,这是第一点。第二我们搞那么多年的辩论,也有经验的总结,也有专著这个方面需要,比如说像我,我搞了24年的辩论了,在这方面我也有很多收获和体会可不可以传承下去。还有一个论辩文化的输出问题,我觉得一个学校实力表现为很多方面,输出文化才体现他的软势力。我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字体:【小】 【中】 【大】
分享:
点赞: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