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西政

您现在的位置: 西政网 »  新闻网 »  故事西政

郭星亚:弄潮儿向潮头立

作者:宋雨鑫来源:校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5-01-26 15:46

  

   郭星亚,女,1943年出生于重庆北碚,1966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曾任深圳特区经济贸易律师事务所主任、深圳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副处长、处长、司法局局长助理、党组成员,中华全国律师民事业务委员会副主任,“八方律师联盟”首任执行主席等职务,1994年辞去公职组建深圳首家合伙制律师事务所——广东星辰律师事务所。现为广东星辰律师事务所主任、一级律师,深圳市人民政府证券管理委员会委员、法律顾问,深圳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中国国际私法学会理事,西南政法大学兼职教授。

  

  郭星亚撰写编译了《深圳股份制改革中的律师实务》《深圳特区涉外经济合同法实践》《中国国际私法理论与实践》《美国商法释义》等10多部巨著,数十篇论文,洋洋300万字,名倾国内外律师界。1996年郭星亚所在的律师事务所被国家司法部、人事部评为“全国司法行政系统先进集体”。2000年广东星辰律师事务所评为深圳市首届先进律师事务所,她个人评为深圳市首届优秀律师,誉为“律师之星”。2013年,为表彰郭星亚作为律师行业制度改革的设计者、推动者对律师行业的发展,深圳市律师协会授予郭星亚律师“终身成就奖”。

  

  从江苏镇江市一工厂的普通工人到中学化学老师,到镇江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再到西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系讲师,到深圳市司法局行政官员,再到舍弃一切,“下海”创建中国第一批合伙制律师事务所之一的星辰律师事务所。工人、中学教师、检察官、大学讲师、司法行政官员、律师,人生五转,转过数十载春夏秋冬,转过共和国的波澜壮阔,在无尽的奋斗和拼搏中,郭星亚以其超乎寻常的韧劲与瞻前的眼光在法律实务界弄潮而上,劈波斩浪,为中国律师体制改革之路探索前行,荣耀加身。莫言“七十古来稀”,老骥伏枥志千里。而今迈入古稀之年的郭星亚,在前海——深港合作示范区的平台上,又开始了新的尝试。步古稀之年的郭星亚,依旧如闪耀南国的星辰,映照中国律师界的天空。

  

  凌霜傲雪出丰姿

  

  自上世纪六十年起,出身知识分子的家庭背景不再带给郭星亚优渥的家庭环境和宽松的生活氛围,父亲被划为反革命分子,母亲也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在混乱而疯狂的年代里,阶级成为主宰一切特权的唯一标准,作为“黑五类”出身的郭星亚,就读于当时的西南政法学院保密专业,而她的大学生活并非如鱼得水。

  

   因父亲的身份问题,入大学后已经担任年级总班长的郭星亚被年级主任罢免职务。在那个年代,一个女同学不谈任何原因突然被撤职,很可能是因为作风有问题。未曾辩解的郭星亚在同学们复杂异样的眼光中尝到了被冷落、孤立的滋味。“因为出身,积极追求政治进步,数次递交的入党申请书被拒绝,甚至连当时与我来往密切的一名工农子弟的助学金也被取消了。”政治上的歧视使郭星亚在大学处处低人一等,成为“二等公民”的她并未因此折断自己的傲骨,反而更加发奋努力学习。就像一只勤劳的工蜂飞进百花齐放、万紫千红的花园,如饥似渴地采集、汲取着知识的花蜜,校图书馆成为她的乐园,拿起书,便忘记烦忧,忘掉饥渴,不知疲倦为何物。广泛的阅读让知识的积累完成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郭星亚说:“正是在大学的四年,让她不仅学到了系统理论知识,更重要的是,掌握了学习法律的钥匙以及思考、分析、解决问题的方法。”而这在未来的法律实务中,是至关重要的。

  

  在镇江工作时期,郭星亚当过磨床工人,睡过传达室;靠自学当上中学化学老师,靠着超乎寻常的韧劲,郭星亚硬是将学生从初三带到了高三,并在高考中取得较优异的成绩。这时,郭星亚在高中的教学得心应手,得到学校领导、学生及家长的信赖,似乎生活已上正轨。在不长的前部分人生中,郭星亚饱尝人生起伏、人情冷暖,对于意志不够顽强、信念不够坚定的大多数来人说,此时的平和与宁静已是恩赐,只需感激,再无多言。但对于郭星亚而言,每当夜深人静,她总在自问:难道我的大学就白念了?难道我的专业就一辈子派不上用场了?难道中国可以永远用运动来代替法律?中国将往何处去?在内心深处,郭星亚坚信:民主、自由、人权、法治是任何社会都需承认的普适价值,而中国法制的春天终将来临。

  

  怀抱这样坚定的信念,在平淡而有序的学校生活中,郭星亚终于迎来了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从这一届全会开始,全国范围展开了思想、政治、经济上的拨乱反正,从混乱到有序,法制的春天真的来临。1979年,郭星亚从中学调到镇江市人民检察院工作,一晃离大学毕业也已有11年,在十余年中,社会动荡,法制无存,而个人之命运如浮萍,随时势起伏。在近乎漫长的时间里未曾与法律沾边,但郭星亚却并未放弃心中的法制之梦:“我相信法律是有用的,法律人才是有用的。”而有用的法律及法律人将在未来的改革开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推动中国依法治国进程。

  

  凌霜傲雪,在艰难困苦的环境里才能长出最坚韧的枝桠,开出最美的花。郭星亚在困顿的境遇中并未屈服,反而以自己的坚持与韧性守望到行云流水般的后程光阴,她在面对时的风姿令人迷醉,更令人敬仰。

  

  敢叫天地换新颜

  

   在全国率先提出“全方位法律服务是律师制度改革的必经之路”,振聋发聩。作为中国律师制度改革方案的设计者和推进者,在思想尚且僵化的年代里高声呼吁,东西奔走、高瞻远瞩。在改革方案饱受质疑时自告奋勇,以50岁的“创业高龄”重头再来,牵头创办中国首批合伙制律师事务所——星辰律师事务所,破釜沉舟、一往无前。郭星亚,是中国律师行业一路发展以来最具分量和德高望重的见证者与参与者。

  

  30年前,一场意料之外的台风,让西南政法大学(时为西南政法学院)经济法讲师郭星亚与深圳结缘。辞去教职,来到特区的她任特区经济贸易律师事务所主任。置于潮起潮涌、风雨激荡的市场经济前沿,数年的律师实务经历让郭星亚在全国范围内率先提出“全方位法律服务是我国律师体制改革的必经之路”。“当时我国律师的性质仍属于国家法律工作者,是国家干部的一部分。这种模式在律师的管理上存在很大的弊端,从人事到业务,都影响律师的正常执业。这样既不利于律师文化的形成,又不利于律师队伍的发展。”郭星亚说。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1992年,她受命主持深圳市律师体制改革,拉开了中国律师制度改革的序幕。

  

  任何改革的道路都非一帆风顺、一蹴而就的,但郭星亚终得拿起指向旧体制的“手术刀”,涉及不同利益群体的反对意见纷至沓来:一些律师不愿意 “下海”,司法局的领导担心“摇钱树”飞了……不少人上告到司法部,甚至将告状信递到了当时国务院总理李鹏那儿。面对如山的压力,郭星亚不停地做解释说服工作,给司法局的领导打气。她说,深圳是全国改革开放的试验场,深圳律师就应当有先行先试的勇气和闯出一条新路的使命感。“敢为天下先”,在这样的精神激励下,她带头交了自己的房子、电话和一部蓝鸟轿车。原深圳市司法局局长邹旭东回忆:“只有小部分律师没有交,大多数都交了,一个律师一下子交了20万元,郭星亚交的最多,全年的收入一点没留全部上交了,好几十万元。”

  

  为了检验改革的可行性,郭星亚扔掉了头顶上的乌纱帽,放弃大半生为之奋斗的一切:工龄、福利住房、医疗保险、退休工资等等。以50岁的“创业高龄”与被推“下海”的律师一道接受风浪的考验。1993年,她与其他3名律师一道,集资100万创设中国首个合伙制律师事务所——深圳星辰律师事务所(现为广东星辰律师事务所),在公司股份制改造、公司上市、公司破产清算等非诉讼业务方面率先展开探索和实践。广东省律师协会副会长童新评价说:“深圳律师业的率先起步,与郭星亚律师当年敢为天下先,勇于善于通过改革谋划更好发展的努力不无关系,可以说,她是中国律师体制改革第一线的先行者和探路者。”

  

  30年前,郭星亚率先在全国展开律师非诉讼业务的探索;30年后,律师行业蓬勃发展、竞争激烈,传统业务难有增量,陷入发展瓶颈。在新的节点上,中国律师行业又将向何处发展,是她一直思考的问题。

  

  早在04年,郭星亚与星辰律师事务所先后与9家内地规模较大、实力较强的知名律所结成八方律师联盟,通过统一的市场运作、规范管理、人才互动,有效整合内部资源,以最大限度发挥各自优势,从而实现多赢。在市场经济纵深发展的今天,律师联盟的崭新尝试为中国律师业发展提供新的平台和路径。

  

   而在前海,这一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示范区,郭星亚开始了新的探索:星辰律师事务所在前海设立分所,开展新的律师业务,混合经营的模式,集会计、评估、融资等业务为一体,通过一站式服务,解决客户的所有问题。她说:“我们要以前海为窗口,在后台运作。为中国企业的走出去,进行云端支持。”而除业务拓展外,郭星亚也希望利用前海的平台优势,为中国法律发展探路。面对国际交流合作中可能出现的区际法律冲突、国际法律冲突问题,郭星亚推动星辰律师事务所及八方律师联盟与西政合作,设立前海法律研究院,利用各自在实务与科研中的优势,展开新的探索。

  

  而今已步入古稀之年的郭星亚,在本可含饴弄孙、颐享天年的年岁依然激情不减,为中国律师行业迈开新的步伐。正如她自己所写的:“只要与时代同步,就能再次焕发激情,生命走向新的花季。”不熄灭的激情和敏锐的目光让她始终对时代的发展有着精准的把握,弄潮儿向潮头立,敢为天下先的郭星亚的传奇还在继续。

  

  2014-2015学年第一学期第2辑


字体:【小】 【中】 【大】
分享:
点赞: 
责任编辑:谢锦添 访问量: 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