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校园

您现在的位置: 西政网 »  新闻网 »  多彩校园

大篷车课堂:他们用14天远足,去丈量世界的宽广

作者:杨柳 王姗姗来源:新闻传播学院 发布时间:2018-08-06 15:54

合影 (图片来源:新闻传播学院)

  西政网讯(通讯员杨柳 王姗姗) “欢迎回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吉木乃口岸的工作人员对大篷车课堂师生们说。经过长达14天的变形记式的远足,我们带着阿尔泰山脉游牧民族的故事回家了!

  7月13日从兰州出发,由西南政法大学和清华大学49名师生组成的大篷车团队踏上了这场“荒野求生”的旅途。绕着阿尔泰山脉,穿越北疆阿勒泰、蒙古西部、俄罗斯阿尔泰地区和东哈萨克斯坦,全程近9000公里,是自1999年大篷车课堂开展以来行程最长的。

  大篷车课堂属于体验式的“慢新闻”教学方式,“训练学生更理性的看待不同文化,用双眼观察不同生活环境中的人们,摆脱大众媒体刻板成见的束缚去搜寻异国他乡的故事。”“现在丝绸之路研究的学者有好几百万,智库、研究院都有很多,但是到现在为止一手的田野调查报告很少,几乎是没有。”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西南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名誉院长李希光介绍说。早在1989年,李希光教授就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青年学者的身份,带着生铁做的英文打字机,走访过这片土地上游牧民族的生活。

  “作为一带一路上的关键节点,这些地方都是什么情况?与中国关系怎样?‘一带一路’推进的如何?显然很少有人能给出明晰的答案。大篷车课堂正是要填补这样的空白。”西南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张治中副院长说。

  “用脚丈量,用心写作。”14天的远足,西政学子与阿尔泰山的故事就此开始……

  他们的叙事

  在中蒙边境的塔克什肯口岸通关时,我们遇到了一位在新疆师范大学读研二的蒙古学生逊吉。她拖着套有保护膜的黄色行李箱,手里揣着橘色钱包。虽然刚来中国两年,但逊吉的普通话讲得倒还流利。

  我们六七个人围着她,向她讨教蒙古语中的基本用语的发音,还不时用汉字注音的土办法将发音记在备忘录。看到大家对语言学习的热情劲头,逊吉却显得害羞起来。每教完一个常用语,看着一群人牙牙学语,她就低下头浅笑。

  在逊吉身旁,站着一个大约读幼儿园的小男孩,背着一个印有超人图案的双肩包。小男孩是哈萨克斯坦人,西南政法大学学生黄裕涵根据音译为他起了个汉语名字“白耳”。白耳个头不高,圆脸,两颗门牙间有个因蛀牙而有个不小的缝儿,“白耳”将独自一人过关去蒙古与父母相聚。

  我们试图跟小男孩说说话,但他全程一言未发,保持见到陌生人的沉默。当有人往他手上塞几颗糖,他冲着周围这群人眯着细眼羞怯地笑了起来。

  后来黄裕涵了解到,白耳并没有在中国的长期居留权,此行欲独自过境见父母。边境摆渡车的司机是他奶奶的朋友。由于短期签证的原因,白耳每隔一个月都会来回边境一次。边境管控时密时疏,这次还未成年的他和司机的关系被边检识破,因身旁没有监护人而被边检遣返。

  在海外,最不缺中国人的身影,即便是一个国家的边疆地区。

  在俄罗斯阿尔泰边疆区首府巴尔瑙尔的一家酒店外遇到了赵志存。他是山东邹平县一家农业科技公司的副总经理,和朋友在俄罗斯新西伯利亚、阿尔泰和奔萨三个地区开荒种地,生产小麦、大豆、葵油等农产品。他告诉我们,这边黑土地土壤肥沃,不用化肥和农药,种植成本低,而且农作物品质优良。

  利润高吸引了中国商人的脚步。在好友——阿尔泰原农业副州长的帮助下,赵志存目前总共承包了5万公顷的土地,很多都是直接买断,成为私有财产。他给我们算了笔账,1公顷投入1万卢布(约合人民币1千元),除去设备的折旧费用和人工费,一年1公顷净收入可达1万5到2万卢布(约合人民币1千5到2千)。而在国内土地流转价格成本高,土地一年的流转承包费用就得800至1000元,最终算下来纯利润才200元。

  赵志存种植的农作物仍面向国内市场。“国内土地板结,化肥农药超标,缺少无害有机产品,(而我们)在俄罗斯种出来后抢着有要的。”他说,“把咱们中国人的粮仓装满,拿稳咱们中国人的饭碗。”

  俄罗斯欢迎中国商人来俄投资农业经营,更多的出于带动本国就业的考量。“这是中俄两国双赢的好事。”赵志存兴奋地说道。

  在他经营的农场上,只有2名国内来的技术人员,其余都是俄罗斯本地人。5万公顷土地上,聘用了40多名劳工,农忙时人员不够还会临时招人。员工的工资一般为3万卢布(约合人民币3千元)。“3万卢布在俄罗斯就算中等工资了。”赵志存认为,他们提高了当地农民的生活水平,因此受到对方的支持,彼此相处非常友好。

  大篷车课堂一路上,遇到的许许多多人物都让人眼前一亮,塔克什肯镇玩抖音的小女孩、俄罗斯年轻女导游列那和玛丽、爱开玩笑的蒙俄口岸边检军官……成为学生们对异域他乡观察的切入点。

  我们的叙事

  大篷车行进过程本身,也上演着各种预定之外的戏路。

  从蒙古国边境一家餐馆出来后,团队一行乘坐的大巴走了不到二十分钟,空调系统制冷效果出了问题,为方便修理,向导让一行人下了车。经过二三十分钟的整修,大巴重新上路,可刚走几分钟又因严重漏油抛锚在马路中央,不得不再次停车。这次等待,时间一耗就是5个多钟头。

  手机没有信号,无法打电话寻求帮助,开道的越野车便独自前往附近有信号的村庄求救。蒙古国向导斯琴提供了两套解决方案:请修车师傅过来修理好大巴后再继续前进,或者增派几辆小车提前转移人员。方案提出来的时候,我们一行人已经在烈日下等了近两个小时,所有人都焦躁不安。

  傍晚7:20左右,旅行社派来三辆日产越野车到达。天色渐黑,四辆车,载着近50个人,马不停蹄地朝着三百多公里外的科布多行驶。李希光教授在日记里记叙到:“天越来越黑,山越来越高,谷越来越深,车窗的玻璃跟冰一样凉。山上的寒气从破车的窗缝里呼呼灌进车里。大家还都穿着短袖,一个个冷得直打哆嗦。车越是往前,我心里越是不安。月光下,路两边黑色的山体像狰狞的怪物从我们眼前闪过。”

  当地时间凌晨1点,大家在沿途一处草原无人区集体下车,借助汽车远光灯和手电筒微弱的照明,观察拥有丰富史料价值的匈奴鹿石像遗址。直到到后半夜3点,方才抵达科布多的酒店。

  车辆抛锚事小,护照被撕就招致不小的麻烦。

  7月21日的行程安排是从俄罗斯出境,进入哈萨克斯坦。当天早上,西政学子田萍的护照首页疑似遭酒店工作人员误撕,极有可能导致她无法顺利离境。整个上午,俄罗斯导游列娜都在跟酒店和当地警署沟通,结果未卜。田萍后来说:“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心情也没受什么影响。”

  下午5点左右,团队一行人来到俄哈边境口岸鲁布佐夫斯克。所有人按名单顺序排好队,其他成员顺利过检,田萍被拦了下来,只能干巴巴地等待导游跟边检的协商结果。与此同时,哈萨克斯坦那边的导游加娜尔也在“软硬兼施”地劝说哈方政府官员。

  一个小时过去了,傍晚的阳光格外刺眼,田萍还没有收到处理结果。

  “如果真的不能出境,你去莫斯科,也是一段很好的体验,你现在研究生了,是大人了,可以自己去 锻炼了。”李希光教授安慰她说。西政学生王姗姗对其他人说:“田萍心可大了,在车上还和我一起听歌,还在写日记,真乐观。”

  彼此闲谈中,时间又流逝了一个小时,太阳已逼近地平线。

  有结果了!

  这时,导游列娜摇头说:“不可以,他们不同意。”

  得知这一预料当中的最坏结果后,多位同行的老师和同学把身上携带的卢布塞给了田萍应急用,叮嘱她路上注意安全。“我脑子懵懵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能听从着大家的安排。”田萍回忆道。

  田萍被扣留在了俄罗斯。后来她告诉我们,等我们走了过后,边检人员对她进行了处罚罚款,随后她和导游一起原路返回巴尔瑙尔的酒店。

  凌晨一点半到达酒店,短暂休憩两小时后,田萍被导游送上了飞往莫斯科的航班。从7月22日至24日这三天时间里,田萍在莫斯科导游安娜陪同下,除了短暂地游玩莫斯科红场,其余时间全耗在跟中国大使馆办理签证上头。

  直到24号一切手续办理完毕,田萍内心悬着的石头才总算落了地,顺利登上了返回乌鲁木齐的飞机。酒店赔偿事宜等待后续处理。

  旅行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大巴车上平淡无奇地度过。叠加的意外,为这段行程激起了更多波澜。

  实践的叙事

  意外,成了旅程的“调味剂”,探索游牧民族的旅程仍在继续。本次大篷车课堂,重在通过亲身实践体验,学习了解阿勒泰山民族、文化与宗教的多样化,探究域外阿勒泰与中国阿勒泰共同之处与差异,研究草原丝绸之路与藏传佛教的历史与发展。

  14天时间里,大篷车团队参观了每个所经之地的地方博物馆,在蒙古草原上考察鹿石像、岩画和游牧民生活,现场聆听呼麦表演,乘车纵览“世界十大最美公路之一”丘亚公路沿线的植被,体验了俄罗斯木屋,目睹过“乌卡克公主”木乃伊的真容,在俄罗斯巴尔瑙尔的胜利广场感受如今的俄罗斯人对前苏联时代的记忆等等。

  “能够亲自踏上这片土地去丈量世界的宽广,去看到他国和他国居民的现实状况,我们之前所带有的刻板印象,立场和偏见,在这个过程中都会慢慢消减,我们个人的世界观在这个过程中也会受到很深远的影响。”清华大学学生戴兴懋表示。

  姜嘉伟对此深有同感,“之前对于哈萨克斯坦了解不多,主观臆断为一个较为贫穷落后的亚洲式国家。但经此一行,发现哈萨克斯坦欧化程度之高,经济也没有想象中破败,在参观博物馆过程中见识到哈萨克斯坦首都建筑的设计,更是赞叹哈国的建筑审美。”

  大篷车课堂从1999年开设以来,主要沿着两大路线行走:“走向塞外漠北和高加索的草原丝绸之路”、“走向西域和藏区的佛教丝绸之路”。足迹走遍堪察加半岛、克里米亚半岛、库页岛、中巴经济走廊、唐努乌梁海、贝加尔湖、科尔沁草原等,为研究草原文化、藏传佛教和“一带一路”战略积累了一手的材料。

  2018年“大篷车课堂”被评为“清华大学挑战性学习课程”,并被立项开展“挑战性学习课程的推广模式研究”。2017年团中央对参加“大篷车课堂”的西南政法大学团队给与了特别表彰。

  参加本次大篷车课堂的学生呈多元化,除了有新闻学子,还涵盖物理、经济、哲学、法学等各学科。“队员们有许多不同的学科背景,有更丰富的看问题的角度。”西南政法大学学生曾敬认为,每个人在其中并不是“单打独斗”,许多未知的东西还可以从同行的老师和同学那里得到碰撞补充。

  “用 ‘脚’丈量、用‘心’写作,正合了中国古训:‘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同行的西南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张治中说。大篷车课堂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家国情怀,将中国边疆、“一带一路”作为考察重点,多年来一直行走在中国边疆、故地。

  中国政府在“一带一路”战略上一直倡导“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对此,李希光教授略显遗憾地感慨说,这一路下来发现,“一带一路”在政策上并不是很沟通,通关繁琐耗时长;货币上也并不是十分流通,人民币到其它国家后仍旧需要兑换当地货币;民心相通亦存在问题,不少中国人不文明的言谈举止为外国人所反感。“一带一路”发展还任重道远。

  7月26日,大篷车课堂结束所有行程,从乌鲁木齐原路返回兰州。李希光教授前在接受中哈边境口岸吉木乃当地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这标志着‘一带一路’提出五年来,我们终于完成了一个全面的对阿勒泰地区‘五通’的基本情况的考察。”


字体:【小】 【中】 【大】
分享:
点赞: 
责编:张旭 审核:宋龙华 访问量: